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《錦華謀》正文 第八十二章 瘋子
    “夫人是最仁義不過的了,我們這些跟過她的老人,她都時時刻刻放在心上,也多虧了她的關照,我才能有如今的日子。”一提起程夫人,許大娘就紅了眼眶。

    雖然莊子上的環境比不上侯府,但許大娘的幸福卻是實實在在的,擁有一個知冷知熱,相伴一生的夫婿,她的日子可比錦衣玉食的程夫人好過多了,自己過上了好日子,卻對程夫人愈加愧疚心疼。

    程錦點頭,“說到阿娘身邊的老人,我去酒中仙的時候聽說,他們之前的掌柜也是阿娘的陪房,因為犯了事被阿娘遣到莊子上來了。”

    許大娘的表情變得有些不自然,“你說的是嚴掌柜吧,他自從到了莊子上就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病了?”程錦驚訝地問道,“可請了大夫不曾?便是他犯了錯,念在他是阿娘的陪房,還是給他請個大夫好好治治。”

    “請過幾個大夫,阿胡還親自來帶大夫來看過,就是沒什么起色,”許大娘搖搖頭。

    “我待會兒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使不得,使不得,他不過是個下人,錦姐兒你金嬌玉貴的,可千萬別過了病氣!”許大娘連連擺手,態度十分堅決。

    “好歹也是阿娘身邊的老人,既然來了,去該去探望一二,我就遠遠看一眼,絕不走近,”程錦好奇地說。

    許大娘無奈,這個年紀的孩子大都好奇心重,只得低聲道,“他得的是瘋病,當心別沖撞了你!”

    “瘋病?好端端的人怎么就瘋了?”

    讓許大娘頭疼的是,程錦非但沒有退縮,反而更加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都說在酒中仙時,他的行為就有些古怪,怕是那時候就撞了邪,夫人將他送到莊子上來,倒也不是罰他,而是讓他來養病的。”

    看著程錦裝滿了好奇和興奮的眼睛,許大娘再次扶額,錦姐兒半點不似嬌弱膽小的女兒家,這脾性倒和程明志兄弟如出一轍。

    程明志程明遠兩兄弟是出了名的喜歡招貓逗狗,最樂意的便是往閑事上湊,若是她強行阻了,說不定程錦得同程明遠一塊兒去偷瞧嚴掌柜,萬一被沖撞了,她還有何臉面去見程夫人?倒不如她親自看著她,也好防著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她只得硬著頭皮答應道,“我帶你去看看他,但你得先答應我,只準遠遠地看一眼,不準走近,更不能讓他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為何?”程錦奇道,“他看到我會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,”許大娘莫名其妙地臉紅起來,“他有的時候發起瘋來會撕扯自己的衣裳,有的時候連地里的泥都當飯往嘴里塞,這段日子好不容易消停下來了,但誰知道他見了人會如何,若是沒見著人,他倒是能安安靜靜地坐上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許大娘,既然說他是中了邪,可曾請了人來驅邪?我當年走了魂魄,癡癡傻傻的,做出的傻事怕是也不比他少。”

    “請是請了,但也是不曾有過好轉,咱們這鄉下地方,也尋不到什么好的大師方士,阿胡倒是領來了一個,給他灌了幾碗符水,都被他給吐了個干凈,后來又有個大師說他不是中邪,是腦子得了病,折騰來折騰去,我們也想不出什么法子了。”

    老許夫婦為人厚道,許大娘當年和嚴掌柜也有些交情,即便他如今變得瘋瘋癲癲的,也不曾苛待他,給了他一間朝陽的屋子住,每日都讓人給他送飯打掃,換洗衣裳,作為一個無法自理的瘋子,嚴掌柜如今的日子也算體面,只是他住的地方被釘得死死的,看上去像在坐牢。

    “他瘋了之后跑出去過幾次,馬場大,四周又沒有什么人煙,他倒是沒有跑遠,但差點被受驚的馬匹給踏死,我們怕他再跑出去,便把窗格子給釘死,門也上了鎖。”許大娘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道。

    程錦點點頭,許大娘不讓她走近嚴掌柜的屋子,只是讓人將嚴掌柜領了出來。

    嚴掌柜是個身形佝僂,滿頭白發的老頭兒,衣裳雖然還算是整潔,但身上卻帶著一股說不清楚的奇異腐臭味兒。

    程錦站直了身子,眼神變得凝重起來,這種腐臭味算不上陌生,她在堂妹程鈺身上也曾經聞到過,只是她身上的味道要比嚴掌柜淡得多。

    許大娘見程錦要上前,連忙拉住她,“錦姐兒,他是個瘋的,莫要被沖撞了!”

    “不妨事,我習過武,不是尋常姑娘家,嚴掌柜沖撞不了我。”程錦一反方才的溫軟,態度變得堅決起來。

    她身上那股讓人無法反駁的氣勢,讓許大娘覺得自己是不可能拉不住她的,只得陪著她近前,吩咐那扶著嚴掌柜的壯漢,拿繩索將他捆好。

    嚴掌柜目光呆滯,任人擺布,便是人拿繩索捆他,他也一副癡癡呆呆的樣子,不曾反抗。

    許大娘一臉驚異地看著程錦近前,仔細查看著嚴掌柜的身體,甚至還像模像樣地捋起他的袖子把脈,卻沒敢問她究竟在做什么,甚至連提醒她不要如此靠近外男都不敢。

    程錦的眼中多了一抹興味,嚴掌柜的確是中了蠱,但這種蠱同她以往所見有所相似,又并不完全一樣。

    嚴掌柜中的蠱直接控制人的心智,被稱為傀儡蠱,尋常的傀儡蠱中了之后,便會完全聽命于下蠱之人,所言所行明顯有異與常人,但傀儡蠱向來不長久,往往一個月之后,蠱蟲便自然死亡,宿主也能立即恢復神智。

    可嚴掌柜所中的傀儡蠱,竟在他身上存活了一年多之久,而且在蠱蟲完成下蠱人所交代的任務后,是以宿主的大腦為食,便是此刻將他的蠱解開,他也不可能再恢復神智,一輩子做一個癡傻的瘋子。

    這般下蠱的手法可比普通南蠻祭司陰毒得多,殺人滅口,完全不給絲毫機會。

    如今她還不能確定程鈺是不是也中了這種傀儡蠱,除了那股奇異的臭味以外,程鈺同嚴掌柜的癥狀并無一處相似。
為您推薦
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