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《從1983開始》正文 第一百八十三章 第一階段
    《胡同人家》在大菊胡同拍了一段,又挪到在籃球場搭建的室內棚。

    磨合期過去之后,速度越來越快,起初三五天拍一集,后來每周拍兩集,再后來兩天就能拍一集。

    七月初開機,到八月下,已經完成了十八集。

    剩下兩集正是許非寫的趙志遠婚外戀,他想留到整部劇的最后面,所以暫時沒拍。

    上午,京臺會議室。

    全體主創和演員在此開會,總結成果,展望未來。

    “我撈干的說啊,我們預備資金是六十萬,花了還不到一半,也就是說能拍四十集左右。現在劇本已經跟不上了,打算再寫二十集,所以這算第一階段結束,等我們磨好劇本,再進行第二階段的拍攝。”

    李沐全程無廢話,道:“預計時間在10月,或者11月初,拍秋冬戲,正好不用造雪景。大家調配一下時間,千萬別撞車。

    我們這段就是做后期,先送過去審,然后研究一下播出時間,大家有什么意見?”

    “那個《西游記》也快拍完了吧?”魯小威問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……哎,你不說我還忘了。按照央視的習慣,肯定要把《西游記》放在春節期間,也就是2月份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得避開啊,《西游記》誰抵得過?”

    “我們就1月份吧,元旦過后。”

    “40集,那不也播到2月去了么?”

    “咱可以一天兩集啊!”

    隨著一部部作品的成功,和某個人潛移默化的影響,大家的思維都在變化。

    許非都沒開口,李沐直接拍板:“《胡同人家》的立意,就是送給觀眾的一份新年禮物,定在元旦挺好。每天播幾集我跟臺里再商量,趕在《西游記》之前就行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又敲了敲桌子,笑道:“這段大家十分辛苦,我看曉剛的工作日記都能看出來,不容易啊。這樣,咱們也別等最后了,先把第一階段的酬勞發了,一會就去財務領。”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全場興奮,領錢誰不樂意。

    之后,鄭小龍接著主持,研究后續劇本的問題。每人先說自己想寫的主題,一集還是兩集,覺得可行的就分配給個人。

    許非就說了一個,白奮斗見釵黛,準備寫兩集。

    因為他見場面極其熱鬧,無論梁左、馮褲子、陳彥民,還是濮存新、牛振華、韓影,紛紛參與其中,出謀劃策。

    成就感啊!大家通過這部劇都獲得了一種,前所未有的事業成就感。

    開了大半天才散會,眾人又嘻嘻哈哈的跑去財務室。

    結果一站到門口,瞬間變得矜持微妙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想問,都不好意思問。

    就跟單位發工資似的,菜鳥撓心撓肺,老鳥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許非沒經手財務這塊,但他知道葛尤是四十塊錢一集,其余都是二、三十。《胡同人家》不比《紅樓夢》,像賈寶玉八十塊錢一集,不過周期長,集數少,也沒掙多少。

    “葛尤,到你了!”

    “誒誒!”

    葛尤鉆進屋,輕輕把門掩上,還搓了搓手,無形中已經帶了白奮斗的印記。

    “演員費加勞動補助,一共七百四!”

    也沒信封,財務直接擱下一沓錢,八張閃閃發光的老人頭,四張發光閃閃的大團結。

    “謝謝,謝謝!”

    這貨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把錢揣進兜,鬼鬼祟祟的出門,跑到一個僻靜地方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他數了一遍又一遍,像只小扇子似的捏在手里拍噠,“頭一回見著這么多錢啊!”

    “喲,那就請咱們揮霍去吧!”

    臥槽!

    葛尤都要嚇出心臟病了,“干什么你?”

    “請客請客!”

    “憑什么我請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一百塊錢,你不請誰請?”

    “那,那就請唄……油餅還是火燒?”

    “我吃火燒用得著你?”

    許非鄙視,“李老師過兩天回蘭州,正好今兒聚一聚,咱們幾個分攤。”

    “哦,分攤,分攤行啊。”

    葛尤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還是那家川菜館。

    莫岐和韓影歲數大,坐了會就走了,曹影也回家了,剩下一幫好男好女,吃吃喝喝。

    李健群的工作關系還在蘭州軍區,其他的都在京城,要分開一段。全劇組都很喜歡她,人溫柔,性格大氣,還會設計衣服。

    最初聽說劉貝的二十套服裝,都是她參與設計的,一個個驚為天人,連說武漢話都很可愛了。

    “俗話說,人生最苦是離別。今兒分別在即,李老師,您無論如何得喝一杯!”

    牛振華端著杯酒站起來,大著舌頭嚷嚷。

    “對,得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酒呢?酒呢?”

    “仙女兒偶爾也得吃點人間煙火,來,我給你滿上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塊起哄,因為知道她平時不喝酒。

    李健群笑道:“今天算不上分別吧?大家休息休息,轉眼就見著了。等全部拍完了,我肯定喝。”

    牛振華胖臉通紅,有點上頭,“李老師,不給面子?我三杯,您一杯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你喝多了。”

    許非手一伸,給他按回去,“朋友之間別勸酒,勸酒的不是真朋友。再說喝酒誤事,你也有點自制力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牛振華坐了個屁墩,不敢跟他刺兒,悻悻的不言語。

    李健群笑笑,那杯子擺在跟前,真就不喝。

    若一般人在飯桌上,不好拒絕也就喝了,但她不,她身上有那種很剛的一面。當然了,也可以說她不擅交際。

    下午開吃,五六點鐘才散。

    大家在飯店門口一一告別,又各自散去。許非推過自行車,“我送你?”

    “那麻煩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健群坐上后座,往招待所騎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坐火車吧?那可夠累的。”

    “得三四天,也習慣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實坐飛機也行,讓臺里給你開個證明,多花點就多花點。哎對了,你給我留個地址,我給你寫信。”

    他斜挎著一個包,扒拉到后面,“我包里有紙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李健群伸手進去,摸出紙筆,在他背上寫了一行地址,一行電話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許非接過紙條,奇怪道:“這什么地方?你沒住家屬院么?”

    “剛剛搬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,“我剛離婚。”

    “呃,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說對不起?”

    “就隨口說說,這叫社交禮儀。”

    李健群失笑,搖搖頭沒言語。

    又騎了一會,許非忽道:“那個衣服吧,想必你也看出來了。我打算開個店,賣劉貝穿的那些服裝,到時候給你分紅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?我還以為你會說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呢?不是我的,我自然不要,這個我付出很大勞動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那倒也是……怎么說呢,就是我想做服裝這塊,不光跟影視劇結合,更想打入老百姓生活,所以需要一個靠譜的設計師。你要有興趣,咱們就長期合作,你算技術入股。”

    李健群想了想,問:“你店面什么的找了么?”

    “一直忙啊,趁這段好好弄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考慮一下,等我回來再說好么?”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(同志們來魔獸排隊服吧!!!還有……)
為您推薦
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