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《大唐再起》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暗流不止(中下)
    “叩闕事關重大,咱們得小心才是!”李淮連忙勸阻道,一臉的愧疚之情。

    “怎可因李淮之事,耽擱了諸位的前程,萬萬不可啊!”

    “桐柏兄所言甚是,叩闕非同小可,驚擾了圣駕,我等無事,但牽連了家中父母,確是罪過了!”

    李淮入目一瞧,此人乃吏部主事之子——張砜,為人還算正牌,但個性卻有些怯懦,平日里看不出什么,今日卻顯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張兄何出此言,真是荒唐!”

    “如此怯懦之言,怎能出自我等之口,羞與你為伍!”

    “我等乃讀書人,就要敢為天下先!”

    一陣陣的批評聲,令張砜臉色發白,原本他進入太學,就是為了結交關系,從而為自己及父親更上層樓,誰知多年努力,竟然毀于一旦……

    “諸位,張兄的意思,非是膽怯,而是三思而后行,叩闕之事非同小可,一個不甚,牽連甚廣!”李淮此時連忙幫腔說道,一臉的焦慮之色,而張砜回了一個感激的目光。

    可惜,此時的場面由不得他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諸位若是還有些許忠君之心,就與我一起,為邕州請愿,為嶺南六十州百姓請愿!”這時,一個高昂的聲音響起,李淮定目一瞧,此人乃一知縣之子,名喚傅寧。

    雖然出身較低,與李淮一樣,同樣是一個花錢沒數的主,再加上平常讀書也甚努力,所以在太學中名聲很大。

    傅寧用忠君之心來進行述說,猶豫的眾人紛紛下定了決心,臉色通紅地應和著,寧靜的太學,一下子就喧鬧起來。

    “如今朝廷,宰相皆是傀儡,宦官當政,民不聊生,我等讀書人,正應當為國請命,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才是。”

    傅寧的話很有感染力,年輕的太學生們,正是初生牛犢不怕虎,滿懷家國情懷,一個個被說的激情澎湃。

    見此,傅寧心中滿是得意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曉叩闕的后果是什么,南漢重文,自高祖以來,未見殺過幾個讀書人,再不濟就是流放,牢獄之災罷了。

    但無論成功與否,這次叩闕,他將在為自己的未來,創造極大的潛力。

    為國請命,他的名聲將在列國宣揚,甚至流傳青史,出走列國,也會有好位置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附和跟隨的太學生是死是活,他就不關注了!

    “爾等作甚,作為太學生,讀書為要,留在此地為何?!”群情激奮之際,教諭終于趕來,瞧著如此場面,大聲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要為國請命!”傅寧大聲說著,隨即帶著大學生們浩浩蕩蕩地離去。

    “走走走!”被吸引過來的,群情激憤的國子監學生們,達到了兩百余人,哪管有沒有夫子上課,當即擁著傅寧為核心,浩浩蕩蕩離開了國子監,又開始往北,向著南宮的方向怒奔而去。

    南宮,南漢修建的最大宮殿,也是主要的宮殿群,劉鋹雖然不喜歡這,但不得不住在此處。

    此刻,番禺的時辰已快到黃昏。

    宮城的城門外,官員們陸陸續續開始離開,今日因宰相劉治上奏折告老還鄉,又因兵部郎中蘇德的上疏,使得政事堂不得已延時。

    所以,這時,只有幾位宰相與參與政事的宦官才從宮中退下。

    連續聽了那些宰相們數個時辰的陳述,陳延壽直感覺自己腦袋昏昏沉沉的,不夠用,而且,自己提出的意見,竟然被毫不留情的反駁了,這讓他心情幾位不暢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你們為宰相,我倒是要瞧瞧你們被閹割后的情況!”心中恨恨不平,陳延壽坐著馬車,也不甚痛快。

    “出了甚事,天子腳下,怎如此吵鬧?”剛出宮門,就聽到敲鑼打鼓咚咚咚的聲音,只看到橫街那邊呱噪著走過來一大群人,年輕氣盛,個個衣著光鮮,錦衣玉袍,呼啦啦地直奔宮城而來。

    而剛出城門的陳宮使,就被堵住了,不前不后,極其尷尬。

    “老爺,好像是那群國子監的太學生!”聽著那群太學生們喊著清除閹宦的口號,馬夫顫顫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攆他們離去!”陳延壽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些讀書人,快些離去,這里出入的都是國家重臣,不要擋路!”馬夫瞬間有了底氣,大聲呵斥道。

    呵斥聲,瞬間吸引了大家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這是誰的馬車?如此粗俗,鑲嵌如此多大寶石金銀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陳延壽這斯的!”

    “打他——”

    馬車中端坐著,意識到有些不好,還未行動,突然就被一群男人闖了進來,拉扯下馬車,被無數雙手腳錘動著。

    一時間,陳延壽只感覺滿身的疼痛感,眼睛都睜不開,蜷縮著,盡量避免更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老子堂堂內廷宮使,宰相見了我也要行禮,如今卻被一群太學生打了,真是奇恥大辱!”

    “來人,快來人——”宮廷的侍衛這才看清是陳宮使的馬車,連忙過來營救,太學生們見此,四散開來,哪里找得到真兇。

    “豈有此理,豈有此理!”無端遭受毆打的陳宮使,鼻青臉腫,歪著嘴巴,氣急敗壞地喊著。

    “各位不在館舍里學經,居然擅闖宮禁,難道視我大漢律法于無物嗎?”

    宮廷禁軍指揮使張興彪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,對著陳宮使左看看右瞧瞧,心驚膽顫地慰問了一番,然后叉著腰,對著這群太學生,尖聲喊道。

    不過,尖銳的聲音,卻引來眾人的發笑,不知何時,守衛宮廷的將領們,也被迫閹割了,揮了一刀。

    “你們來的正好,將這群不務正業的太學生抓起來,不好好經營學業,反而擅闖宮禁,一個都別放過,全部抓起來,抓起來——”

    陳宮使陰翳地目光來回巡視著眼前的太學生們,看著每個人,都好似毆打自己的兇手。

    “這,不好吧!”張指揮使雖然聲勢很大,但還是有些膽怯,這些太學生,不是有錢就是有勢,捉了他們,不就是捅了馬蜂窩嗎?

    “好,龔太師不在,雜家的話你也不聽了是吧!”陳延壽心中的郁氣愈發的發脹起來,發狠:

    “雜家這就去面見陛下……”
為您推薦
重庆幸运农场走势图官网